返回同盟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紀念文章

風華正茂:我與民盟十年瑣記

來源:中國民主同盟網站 日期:2019-10-30

摘要:

十年彈指一揮間。2019年正是我入盟十年的時間。入盟之后,遼寧社會科學院支部的張獻和主委和馮昀副主委分別向我介紹了民盟的歷史和參政議政工作。在受聘擔任民盟遼寧省文化委員會委員期間,有幸參加了民盟遼寧省文化委員會組織的鄉村文化調研工作,這次調研的工作經歷讓我對如何做好調研工作有了些許心得,并讓我對遼寧的歷史文化資源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十年間,民盟不僅給了我溫暖和關懷,更給了我鍛煉和成長的機會,讓我學有專長,學有所成。

中國民主同盟成立于1941年3月,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愛國統一戰線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同中國共產黨通力合作的參政黨。主要由從事文化教育及科學技術工作的高、中級知識分子組成的。

2009年我加入民盟組織,至今整整十年。在入盟之初,我對民盟并沒有深刻的認識,只知道民盟是一個先賢輩出的政黨,是中國主要的參政黨之一,在社會生活中很有影響力。至于民盟有哪些職能,入盟后需要我為民盟做些什么,則是一無所知。由于我在遼寧社會科學院工作,得天獨厚的工作條件,讓我得以更為便利的接觸到民盟內的各位專家,可以近距離的領略他們的風采,天然的親切感和敬佩之情也油然而生。遼寧社會科學院支部的副主委馮昀研究員找我談話,希望我能加入民盟。幾乎同時,中國共產黨的支部書記和其他黨派的主委也找我談話,也希望我加入他們的組織。最后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民盟,選擇了追隨先賢的腳步。

一、我與遼寧社會科學院支部

入盟之后,遼寧社會科學院支部的張獻和主委和馮昀副主委分別向我介紹了民盟的歷史和參政議政工作。

馮昀副主委給我講了民盟的輝煌歷史,讓我知道了民盟的前身是民主政團同盟,成立于艱苦卓絕的抗戰時期,由中國青年黨、國家社會黨、中華民族解放行動委員會、中華職業教育社、中國鄉村建設協會和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合并組成,有三黨三派之稱。了解到在抗日戰爭時期民主政團同盟與中國共產黨合作,在國統區開展了民主憲政運動,支持中國共產黨建立民主聯合政府;知道了赫赫有名的張瀾、黃炎培、沈鈞儒、馬敘倫等先生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中擔任要職,更有堅定的民主戰士李公樸先生和聞一多先生,“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推行平民教育的陶行知先生,還有數學家華羅庚、蘇步青,社會學家費孝通,遺傳學家談家楨,科學家錢偉長等等。這些民盟先賢崇高的人格魅力深深的感染了我,讓我倍感光榮。

張獻和主委結合自己多年的工作經驗向我詳細講解了參政議政工作的具體內容和工作方法。他的講解深入淺出,提綱挈領,讓我很快的領悟了什么是參政議政工作,它的重要性在哪里,以及該如何結合自己所學的專業知識撰寫提案。由于遼寧社會科學院的工作性質決定了,遼寧社會科學院支部的盟員比其它支部的盟員更易于從學術研究的視角去審視社會的各個層面,分析社會的各類問題。因此,遼寧社會科學院支部的盟員往往能夠拿出理論性更強的提案和調研報告。我作為遼寧社會科學院支部的一員深感責無旁貸,更應該用一份份高質量的提案和調研報告回饋民盟對我殷切期許。

二、我與民盟遼寧省文化委員會

2013年起,我受聘擔任民盟遼寧省文化委員會委員。在深感光榮之余,更覺得肩上的擔子重了,總覺得應該做些什么回饋民盟對我信任。適逢民盟遼寧省委孫國良副主委首倡鄉村文化調研工作,力圖通過開展鄉村文化調研,以民盟前輩先賢的精神為指導,深入挖掘遼寧鄉村文化精髓,重拾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基,以期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文化制度助力。我作為文化委的一份子積極響應孫主委的號召,有幸參加了鄉村文化調研的全部工作。經過連續幾年在朝陽、阜新、葫蘆島等地的調研,我得以有機會走進鄉村,走進農戶,走進農民,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這些資料鮮活生動,直觀的反映出遼寧鄉村文化的本源,更揭示了當今遼寧鄉村文化中存在的各類問題,這為我撰寫高質量的調研報告提供了堅實的基礎。雖然獲得這些資料的方式很辛苦,有的時候要翻山越嶺,去深山中尋找保存較好的傳統村落,有的時候要深入田間地頭,去跟農民了解鄉村文化的點點滴滴。但是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扎實調研形成的調研報告能夠更全面更深刻的反映現實問題,可以更好的為黨和政府制定方針政策提供諮詢建議。

經過多年持續的調研工作,我對如何做好調研工作有了些許心得,并逐漸掌握了一些做好調研工作的規律。即要做好調研工作首先要做好選題,確定調研題目以后,還要時時關注政府對此領域的推進程度,有時甚至還要調整方向,另辟蹊徑,不斷修改已寫好的內容。做好調研工作還必須上下結合,上要吃透政府的政策精神,下要掌握具體情況,既要了解政府部門對此調研課題的意見及計劃采取的措施,又要深入基層了解弱勢群體的困難及述求,只有這樣的調研工作才能有的放矢。調研還必須走出去,拓寬視野,做適當的超前研究。一個地方的做法總有它的局限性,在條件允許時,一定要走出去,看看其他地方的做法,這對拓展思路很有幫助。而且就某一課題,一定要進行持續多年的調研,這對透過現象看本質,對了解事物發展的內在規律性,對樹立全局觀念,真實客觀地反映問題,提出精準可行的諮詢建議大有幫助。

除了鄉村文化調研工作之外,對于如何更好的挖掘整合遼寧優秀的歷史文化資源也是我一直以來持續關注的研究課題。遼寧的歷史文化資源是遼寧歷史上各種歷史遺跡、思想文化和觀念形態的總體表征,它反映了遼寧地區獨特的文化特質和精神風貌,是最有魅力的文化符號。遼寧有著悠久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對遼寧地區歷史文化資源的挖掘與整合,對于遼寧地區提升文化自信,開拓文化產業新的增長極,也有著極高的歷史價值和重要的現實意義。得益于多年以來對于遼寧鄉村文化的持續調研,使我對遼寧的歷史文化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對于形成宏觀理論也有很大幫助。細細想來,這種宏觀與微觀相結合的研究方法不正是民盟先賢費孝通先生在寫作《江村經濟》時所使用的研究方法嗎?我不正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踐行民盟先賢探索求真的道路嗎?

十年光陰,風華正茂。加入民盟的十年,正是我生命中最好的十年,是最富熱情的十年,也是成長最快的十年。十年間,民盟為我提供了成長的土壤,為我指明了前進的方向,讓我收獲滿滿,獲益良多。民盟這個大家庭不僅給了我溫暖和關懷,更給了我鍛煉和成長的機會,讓我學有專長,學有所成。(作者:郎元智)

責任編輯:胡燕

爱彩乐四川快乐12遗漏查询